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怎么看灭活疫苗?病毒变异影响有效性?高福院士关于疫苗的回应来了

/2021-06-09/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近日,首支国产新冠疫苗获批附条件上市,目前已经开始在多地对重点人群进行接种。该疫苗的保护效力如何?随着新冠病毒变异的不断发生,疫苗的有效性会不会受到影响?各国疫苗研发进展如何,西方备受关注的mRNA疫苗到底安不安全?中国网《中国访谈》就此独 ...

近日,首支国产新冠疫苗获批附条件上市,目前已经开始在多地对重点人群进行接种。该疫苗的保护效力如何?随着新冠病毒变异的不断发生,疫苗的有效性会不会受到影响?各国疫苗研发进展如何,西方备受关注的mRNA疫苗到底安不安全?中国网《中国访谈》就此独家专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怎么看灭活疫苗?病毒变异影响有效性?高福院士关于疫苗的回应来了

图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国网: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多个国家“争分夺秒”的进行新冠疫苗研发、生产,中国始终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共享新冠病毒基因组信息,并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积极推动相关国际合作,展现携手抗疫的决心。目前,疫苗进展情况如何,世界各国主攻的种类有哪些

高福:新冠疫苗不是国与国、公司与公司的竞争,是人类与病毒赛跑、抢时间,压突变,各国根据自身条件会选择不同的路线“起跑”。由于是首次给人类注射冠状病毒疫苗,我们无法得知哪条路线最佳,目前世界各国枕戈待旦,都在快马加鞭地开展疫苗研制。

全球疫苗路线有7种(WHO又细分为10种,我国分为5种),即灭活苗、弱毒苗、蛋白亚单位苗、病毒载体苗、mRNA苗、DNA苗、病毒样纳米颗粒苗。这些疫苗的选择,都是基于过去对其它病毒疫苗的知识以及成功的动物冠状病毒疫苗而设计的。

目前全球已经获批紧急使用或上市的疫苗有:中国和印度的灭活苗、美国和德国的mRNA苗、英国和俄罗斯的腺病毒疫苗,未来可期,还会有更多品种问世。此外,全球还有多种疫苗在Ⅲ期临床阶段,这其中包括中国的腺病毒疫苗、蛋白亚单位苗等。

现在是全球团结一致研发疫苗,共同控制病毒流行的重要时期,是全球科研研发团队与病毒生死较量,争分夺秒控制病毒流行,不给病毒继续发生突变的关键时刻。“压突变”也是疫苗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如果疫苗缺失,病毒继续流行,就会时刻出现新型变异株。

中国网:关于mRNA疫苗的安全性,网上的讨论很多,有人说它风险太高,也有人说它效果更好。我们应该如何理性的评价它?能不能给大家科普下mRNA疫苗相关知识?

高福:人类在地球上生存,可以说时刻都在“风险”与“收益”间平衡取舍。这是人类第一次大规模使用mRNA疫苗,我们需要审慎乐观,密切关注。当前新冠病毒肆虐,mRNA疫苗的研发走在了前面,其未来值得期许。

人类在征服新发病原微生物的道路上不断创新创造。在人类与病原微生物的战斗中,我们通过疫苗有计划、有针对性地消灭了天花和牛瘟两种病毒。但是人类的认知水平和知识范畴还存在很大局限。到目前为止,艾滋病毒仍无有效疫苗。所以人类还需要不断地创新创造,我们也正是在创新的过程中发现了mRNA疫苗,但这次是人类第一次给健康人注射mRNA疫苗,有许多科学问题还需要我们研精钩深。

所以,mRNA疫苗从宏观上讲,是人类创新创造的表现。与传统疫苗相比,mRNA疫苗的生产相对简单和快速,所以美国很快就把疫苗做出来了。但所有创新都有一个反复验证实验的过程。就如当初种痘应对天花一样,并不是种了痘大家都免疫了,种了痘还会有人生病,那难道就不种痘了吗?所以大家一定要以史为鉴,并从发展创新的角度来看待mRNA疫苗,认识到mRNA疫苗也只是人类在“风险”与“收益”之间需要做出的一个平衡选择。因为受疫情、大选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美国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发出来疫苗,选择mRNA疫苗也许是因为这个路线速度最快,这也是“风险”与“收益”之间平衡的结果。

中国网:我们当初是出于哪些考虑决定走灭活苗的路线?这些不同的技术路线研发出来的新冠疫苗,主要有哪些区别?一般通过哪些指标来评价和衡量一支疫苗?

高福:各国起步的选择都是根据自己已有的技术和掌握的数据做出的。中国为什么选择灭活疫苗呢?

一是中国是最早分离病毒并测序病毒基因组序列的国家,有病毒种子。

二是中国大量的灭活疫苗是以EV71和流感病毒这两种为代表的,中国在应对2009年流感大流行时,流感疫苗做的非常好,所以中国的灭活疫苗路线,许多家企业都能得心应手。

三是我们有快速灵活的协调机制。因为我们把新冠病毒定义为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BSL-3)操作的病毒,所以需要P3实验室进行疫苗的研发。中国CDC和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以最快的速度把P3实验室转换成疫苗研发“车间”,这中间其实有很多需要协调解决的事项,如生物安全法规和规则的论证就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当时,为了协调实验室我们做了大量工作,CDC的科研人员也做了包括筛选病毒在内的大量科研工作,正因为满足了这些条件,灭活苗研发才得以顺利进行。

所以,各国都是根据自己的条件来选择适合自己的技术路线。到底采取什么路线,初期尝试越多越好,因为谁也不知道最优路线在哪里。大家根据自己的条件,先选择一种路线来验证其有效性从而筛选出最优路线。后期可能通过专利购买或是技术转让,人类最终会找到这种最优路线的共享方式,我想这才是人类解决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一个终极目标和方法。

还是那句话,现在是人类与病毒相互较量的关键时期,如果没有疫苗,没有群体免疫,只能任由病毒产生变异。只有以生死时速抢时间,压变异,才能够最后把问题解决。

关于如何评价和衡量一支疫苗,我认为主要是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确保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可控。因为疫苗是给健康人群使用的,必须保证每个人接种的是同样品质的疫苗,因此安全性要有保障,质量要可控;其次是可及性。如疫苗的运输条件就是关键性因素,mRNA疫苗需要零下80到20度的高要求运输条件,它的可及性就不佳。另外还要考虑疫苗的价格和普通民众的接受度等多种因素,太过昂贵或是产生副作用,民众就会产生抵触和排斥心理。

中国网:12月31日,第一支国产新冠疫苗获批上市,目前全国多地已启动重点人群的疫苗接种。在我国新冠肺炎疫苗研发的5条技术路线中,灭活苗的技术路线速度最快。灭活苗在安全性、有效性等方面有怎样的特点?作为一款公共产品它的可及性如何,是不是更易于大规模生产和运输?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是比克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是比克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